有一种坚强叫“戴丽”

  方敏/文

   在寻访大熊猫的12年中,我结交了很多大熊猫,最偏爱的是“戴丽”,不是因为它小小年纪就经受太多的苦难,也不是因为它只有三条腿让人可怜,而是它迸发出来的精神,让我常常忘记它的不幸。

  死里逃生,却没逃脱截肢的命运

   2003年春天,我去蜂桶寨自然保护区看“遥远”,没想到却和它擦肩而过。6年的时间里,四川蜂桶寨国家级自然保护区管理局迁到宝兴县城去了,当年我见到“遥远”的地方改称大水沟保护站。当时那里的负责人就是杨文富,却不再是翩翩少年,长成了一个壮实的大老爷们。

  吃竹子的“戴丽”(资料图片)

   杨文富告诉我,“遥远”和“高高”都借出去展出了,大水沟只有一只大熊猫叫“戴丽”。我去看“戴丽”,它就在当年“遥远”住过的院子里,圆圆的脑袋,宽宽的肩膀,黑白分明的毛发,黑亮的眼睛,眼角的内侧还有几根长长的眼睫毛,好一个英俊少年!但是,紧接着我就发现,它只有三条腿。那条后腿呢?它还会走路吗?诧异中,“戴丽”突然扔掉竹子站起身,在院子里走了起来。

   它走路的姿势很独特,一只后脚支撑,像舵,两只前腿划行,像桨,身子就像船一样向前移动,到了院子拐弯的地方,它会原地打个滚,改变方向后继续向前。

   它只有三条腿啊,却有着似乎用不完的生命活力!这让我立刻就爱上这只叫“戴丽”的大熊猫,我无法相信,在过去的岁月里,它竞承受了那么多的痛苦和磨难。

   那是2001年冬季的一天,在山脚下采矿的工人们一大早就听到山上的树林里有熊猫在叫,大家都忙着干活,也没在意。到了下午,叫声越来越惨烈,突然听见“噼呖啪啦”的响声,一个重物从6米高的山上落下来。大家跑去一看,是一只未成年的大熊猫,浑身是血,跌跌撞撞从竹林里跑出来,越过公路,又钻进山坡下的草丛。

   等蜂桶寨自然保护区的工作人员赶到时,却只看见公路上的斑斑血迹,不见熊猫的踪影。大雪飘飘,寒风凛凛,海拔2000多米的高山上,转眼就天黑了,伸手不见五指,寻找熊猫的工作只能暂停,等待天亮。

   数九寒冬,受伤的熊猫能熬过来吗?人们怀着担心和焦虑盼来了天亮。30多个人在山坡上一字排开,像梳子梳头一样搜索,一遍又一遍……终于有了发现:受伤的熊猫趴在高高的云杉树上,背上堆着厚厚积雪,屁股上吊着血色的冰凌,在呼啸的寒风中一动不动。

   它还活着吗?人们爬到树上去摸,没想到它突然回头就咬。和天敌打了一天架,又在风雪中冻了一夜,仍然活着,还如此坚强。人们赶紧把它送进了宝兴县医院。医院的董院长亲自给熊猫做检查。它的右耳被咬掉一块,尾部严重受伤,四肢被撕裂得血肉模糊。后来,给熊猫吃了药,打了针,没过两天,它就能吃能走了。这是一个“男孩子”,只有一岁左右,长得还很漂亮,保护区工作人员就给它取名叫“戴丽”。

   饲养员杨文富告诉我,就在那次抢救回来不久,就发现“戴丽”老是用嘴去咬左后腿,骨头都露出来了,大家不敢掉以轻心,赶紧把它送到四川农业大学(以下简称:川农大)的兽医院。这才有了“戴丽”截肢的故事。

   一岁多的大熊猫就要被截肢,是件很残忍的事情,但是,如果不截肢,“戴丽”就会得败血症,会丢掉性命,大家只能把“戴丽”送上手术台。

   这是有史以来人类第一次为大熊猫截肢,川农大的教授们特别谨慎,一次次请教了卧龙大熊猫保护研究中心的专家,还有上海、北京等地有关的专家。

   一个四肢健全的生灵,转眼之间就少了一条腿。看着“戴丽”昏昏沉沉地被推出手术室,保护区的人们,特别是饲养员杨文富很难过。他日日夜夜地守着,希望它的伤口能快些恢复。

   但是,麻药劲儿一过,“戴丽”便感到了巨大的疼痛,就想用嘴去咬自己的伤口。为了让“戴丽”配合治疗,尽快愈合伤口,川农大组织了几十个大学生志愿者,两个人一班,24小时守候着“戴丽”,只要它试图用嘴啃伤口,就用棍子挡住它。

   终于有一天,“戴丽”的伤口愈合了,世界上第一例为大熊猫截肢的手术宣告成功。川农大的医生们放心了,国内外的媒体争相报道,保护区的人们也高高兴兴地接“戴丽”出院。

   少了一条后退,“戴丽”还能走路吗?人们把它放在院子里,认真观察着:第一步,“戴丽”摔倒了。第二步,“戴丽”又摔倒了。第三步,“戴丽”就走起来了,用它特有的方式,一颠一跛地走起来了。

  “三条腿”打败“四条腿”,就是神气

   在大水沟的那几天,我天天去看“戴丽”。早上是喝牛奶,一个亮光光的不锈钢小盆,先是趴在地上喝,黑色的嘴巴喝成一朵雪莲花。然后坐起来舔盆子,使劲地舔着,盆底盆边都要舔到。接下来就是吃竹子,吃得“嘎嘣、嘎嘣”响,时而听到一声狗叫或一阵鸟啼,它就会停下来,侧耳细听,等声音消失后再接着吃。

   和“戴丽”的院子相连的还有一间水泥小屋,是它的卧室。在那里,“戴丽”也有自己玩耍的方式。仰面朝天地躺在地上,伸出孤独的后腿,用力蹬左边的墙壁,身子就滚到了右边;接着再蹬右边的墙壁,身子又滚到了左边。就这么滚过来滚过去,有滋有味,其乐无穷。

   “戴丽”吃得香甜,玩得卖力,灵气十足,勇气更大,失去了一条后腿,在一个10平方米的院子里,竟活得这样有声有色,活得让人心动心痛心存感激!“戴丽”以生命的名义教会我很多东西。

   那一次,我离开“戴丽”时,没有眷念,也没有牵挂,好像知道很快就会重逢似的,没想到的是,重逢时的“戴丽”又让我看了一场好戏。

   2005年夏天,我去四川开会,会议结束,我就直奔蜂桶寨大水沟去看“戴丽”,没想到,迎接我的却是空空的院子,满地的落叶。原来,早在2003年的秋天,“戴丽”就去了碧峰峡。

   我知道碧峰峡有个熊猫基地,圈养了20多只大熊猫。可是在那里,三条腿的小小少年习惯吗?会受欺负吗?我不放心,又立刻赶往碧峰峡去看个究竟。

   饲养员告诉我,“戴丽”正在搬家,从科研中心的院子搬到2号别墅。我就在2号别墅外面等着。2号别墅的老住户叫“竹韵”,别看它是个女孩子,却很霸道,以前的室友个个都要被它欺负。

   “戴丽”终于被专车送来了,搬家折腾了半天,“戴丽”饿了,一进门就坐下来吃竹子,把“竹韵”淡在一边。这么一来,“竹韵”可不高兴了。“戴丽”不抬头,接着吃它的。见此情景,“竹韵”更生气了,走过来就要教训新房客。

   眼看着小小少年就要吃亏,眼看着两只熊猫抱成一团打起来了……一个是撒开手、掉过头夺门而逃,另一个是又吼又叫、紧追不舍。一直跑到院子里,我们才看清楚,前面逃的是“竹韵”,后边追的是“戴丽”,是“三条腿”打败了“四条腿”!

   “戴丽”满院子追着“竹韵”又抓又咬,十几个饲养员在院墙外大声阻止,一点用都没用。一直打得“竹韵”爬上高高的树枝,这才收兵。

   得胜后,“戴丽”又来到通往房间的铁门前,来了个倒立,用屁股敲门。

   铁门倒是开了,吃的也有了。不过,这一进去可就出不来了,“戴丽”被关了禁闭。小小的房间只有十几平方米,哪里活动得开?“戴丽”就在屋子里不停地转圈。

   “三条腿”战胜“四条腿”,多威武的英俊少年啊!真是让人想不到。饲养员告诉我,在碧峰峡熊猫基地,“戴丽”是个小淘气。2003年,“戴丽”是和“遥远”“张嘎”一起来的,它就和“张嘎”住在一起。按说大家都是老乡,“张嘎”又是个漂亮的女孩子,应该和和气气。没想到,它却经常欺负“张嘎”。

   第二天早上,我又来到2号别墅,“竹韵”还在树上不敢下来。饲养员把食物拿到院子里,站在树下千呼万唤,让它下来吃。可是“竹韵”后脚还没落地,就听见“戴丽”在咆哮,它赶紧又爬上了树梢。

   我要回北京了,拿了胡萝卜去喂“戴丽”。它一边吃一边看着我,挺委屈的样子。但是我却很高兴,热情勇敢、坚强自信,“戴丽”是好样的。

   人生总有不如意的地方,李白才有“白发三千丈,缘愁似个长。不知明镜里,何处得秋霜”;陈子昂才会有“前不见古人,后不见来者,念天地之悠悠,独怆然而涕下”。但是,“愁”也好,“泣”也罢,却依然挡不住“五花马,千金裘,呼儿将出换美酒,与尔同销万古愁”的慷慨悲歌。这就是人的精神,也是熊猫“戴丽”的精神。

   2013年9月,“戴丽”搬家到中国大熊猫保护研究中心都江堰基地。今年,“戴丽”将迎来自己21岁的生日。

http://news.beiww.com/yayw1763/202005/t20200530_911591.html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雅安同城 » 有一种坚强叫“戴丽”

赞 (0)

评论 0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