宝兴:有多少惊喜让我们期待?

  该书是四川蜂桶寨国家级自然保护区野生动植物科普从书之一,由西华师范大学珍稀动植物研究所教授、原所长,世界著名大熊猫研究专家,国际公认的大熊猫生态生物学研究奠基人胡锦矗作序。

   《我们诞生在宝兴》是一本很有意义的图书。但要为这本书写序,的确是一件让人“犯难”的事。

   宝兴在哪里?

   如果提出这个问题,肯定会让人发笑,但在历史上,的确是一个久悬未决的问题。

   1869年,当阿尔芒·戴维发现大熊猫的消息传出后,无数的西方探险家、狩猎家都在问:“穆坪在哪里?”他们开始苦苦追寻,这一追寻就是六十多年。

   1926年10月,当叶长青(华西协合大学教授、澳大利亚籍传教士)绘制的“穆坪地图”发表在《中国杂志》后,众人欢呼 :“穆坪终于找到了!”

   穆坪“困惑”的不仅是西方人,就是宝兴人自己,也对自己的过去“困惑”不已。

   翻开20世纪80年代编纂的《宝兴县志》,其中大事记的第一条是:“明洪武六年(1373):首领始祖苍旺业卜率部归顺,屡建边功,被召至京师,颁给敕印,授‘董卜韩胡宣慰使司’。”

   那么,明洪武六年以前,宝兴的历史到哪儿去了?

   如果以这个时间为分水岭,以前的事说不清,那么以后的事总该说清楚了吧?

   但事实并非如此!

   2018年底,一群来自法国普鲁旺斯的人来到宝兴邓池沟天主教堂寻踪,据他们讲,1830年他们家乡有一个名叫罗安伯的人曾在这里工作过3年。

   在对外宣传中,邓池沟天主教堂建于1839年,如果他们说的是真的,那么教堂的历史至少又要往前推9年。

   普鲁旺斯的客人给邓池沟天主教堂留下了两份材料,一份是罗安伯绘制的四川地图,在地图上标注了“穆坪”(MoPing) 的位置,这一张地图,比叶长青绘制的穆坪地图又早了近百年。

   另一份资料是罗安伯寄回法国的两封信,一封信写于1830年9月,另一封写于1833年7月。信中说,这里的海拔不算高,但冷起来跟巴黎差不多。他在这里建立起了一个有12个学生的学校,学生要学两年的拉丁文、三年的神学。他还发现这里有许多动植物,如大黄、黑熊、野猪、野牛、狼、麝。

   让人意外的是,罗安伯告诉家人,这里还有一个名叫Escodeca的先生,他在七八年前就没了劳动能力。

   Escodeca又是什么时间来的?简单地推算,按罗安伯来这里工作的时间再往前推七八年,大致是在1822至1823年间。

   正是这些“先驱”,给了阿尔芒·戴维第二次在中国旅行考察的“落脚点”。1869年2月至11月,阿尔芒·戴维在这里工作大半年,有了震惊世人的发现。

   阿尔芒·戴维原计划要在这里工作考察一年时间,由于身体原因,提前离开了这里。

   在《戴维日记》中,他对邓池沟天主教堂也有介绍:“很多非常巨大的杉木树干倒在地上,任其腐烂,这些树是穆坪土司下令砍伐的,为的是建立一道阻挡部队的障碍。在这里工作的是一位法国传教士主持的外籍传教团,负责人是杜吉泰(Dugrite)先生,他教大约50名中国学生拉丁文、哲学、神学、历史等,穆坪的学院建于五六十年前。”

   又一个有关邓池沟天主教堂的时间摆在了我们面前,如果我们再按阿尔芒·戴维到这里的时间往前推五六十年,大致是1810年前后。

   在很多著述中,阿尔芒·戴维在穆坪除了发现大熊猫、川金丝猴等珍稀动植物外,还发现了“国鸟皇后”绿尾虹雉,但事实上发现绿尾虹雉的另有其人,虽然发现的地点依然是在穆坪,发现的时间比戴维到这里还早了两年。

   命名绿尾虹雉的也是法国人,一个名叫蒂安·若弗鲁瓦·圣伊莱尔的博物学家。1866年,他深入研究采集自宝兴的标本,对绿尾虹雉进行了命名。显然,他还不是绿尾虹雉标本的采集者。

   在阿尔芒·戴维之前,又是谁,还有谁来到了这里?

   他们在这里又干了什么?

   这一切,不得而知。

   1929年,宝兴县成立,穆坪土司走到了历史的尽头。穆坪——宝兴,两个毫无关联的词出现在了同一个地方。虽然宝兴得名于“宝藏兴焉”之义,但不明白的是,为什么会选择“宝藏兴焉”之义?

   就在撰写该书序言时,朋友传来了一篇文章,文章的内容是科学工作者在宝兴灵关——金台山飞来峰泥盆纪地层中,发现了大量3亿多年前的海洋生物化石,在宝兴毗邻的天全县晚三叠纪地层中发现距今2亿年的恐龙足迹化石。此前,在宝兴县五龙乡厄尔山,曾大量发现一种类似人工磨制的石器,这是人工打制石器,还是啮齿类动物牙齿咬合所为?

   从1975年首次发现至今,让无数的文物考古专家“困惑”,至今仍未揭开这一谜底。

   沧海桑田,宝兴这片神奇的土地,给了大家无数的谜团。虽然“理不清、道不明”,但有一点是无可争议的——宝兴是当之无愧的大熊猫老家、中国绿尾虹雉之乡、中国鸽子花的故乡。

   大熊猫在宝兴发现,大熊猫文化在宝兴诞生。没有宝兴,大熊猫的故事没有开头;没有宝兴,大熊猫的精彩无法延续。

   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后,熊猫老家宝兴向国家提供活体大熊猫130余只,其中17只“国礼”大熊猫从这里出发,走出国门;世界自然遗产“四川大熊猫栖息地”花落宝兴,75%的县域面积划入大熊猫栖息地世界自然遗产核心保护区;大熊猫国家公园在这里发轫,蜂桶寨国家级自然保护区整体纳入大熊猫国家公园……

   电影《我们诞生在中国》风靡全球时,人们蓦然发现,影片中的大熊猫、雪豹、川金丝猴三大主角,竟然齐聚宝兴……

   宝兴县境内群山高矗,沟壑纵横,地形地势由东南向西北逐渐升高,海拔由750米升至 5228米。气候和植被随着海拔升高而变化,从山脚到山顶气候和植被均不相同,生长着不同的植物、动物,再加上特殊的地理因素,受第四纪冰川影响较小,从而保留了世界其他地区早已灭绝的古老的孑遗动植物,如大熊猫、珙桐等,因此宝兴动植物种类繁多,被学术界称为“天然的生物基因库”和“动植物博物馆”。

   宝兴县地处世界十大生物多样性中心之一的横断山区,森林覆盖率71.72%,居雅安市第一,被纳入国家川滇森林及生物多样性生态功能区,是世界自然基金会确定的“全球重要生态区域”,在国家生态功能区划中被列入禁止开发和限制开发区,是川西“绿色屏障”的重要组成部分和长江上游生态屏障建设的重点区域。

   宝兴不大,但生物种类众多,继阿尔芒·戴维在宝兴发现熊猫、珙桐、川金丝猴等物种并公之于世后的近150年间,中外学者在宝兴发现的动植物新种400余个, 以产地宝兴或原地名穆坪命名的动植物种新种有50余个,让宝兴这座“天然的生物基因库”声名远播。

   大家不禁要问——夹金山,你还有多少惊喜让人期待?

   《我们诞生在宝兴》,用野生动植物来讲故事,讲述发现、研究、保护、利用野生动植物的故事,宣传展示家乡的生态之魅和自然之魅,传播保护野生动植物、人与自然和谐共生的理念,助推绿色发展示范市建设和大熊猫国家公园建设。

  胡锦矗

http://news.beiww.com/yayw1763/202002/t20200215_884637.html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雅安同城 » 宝兴:有多少惊喜让我们期待?

赞 (0)

评论 0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