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山老屋

  □ 芳扬

  岁月无恙,人生却无常。短短不到两年的时间,家乡老屋里八十六岁二次脑梗瘫痪的父亲才过世不久,堂兄闲不住还在地里忙活时,因胃癌病发,也在国庆前两天又不幸离世……昔年人丁兴旺热闹非常的老屋,现在因为侄儿侄孙们都在外面工作,平时少有回家而显得格外冷清。

  家乡的老屋在川西二郎山下一个叫“茅香山”的小山村里,是一座有着两百余年历史的四合院老建筑。

  “茅香山”这个地名很美,也很有诗意。但这个地名因何而来,又源自何时,现在村里的人们,无论老人还是孩童,却是无从知晓。但我至今依旧清楚地记得,曾经在我年少时,我们“茅香山”到处除了有各种香甜可口的野果和山竹笋外,还有随处可见的春剑、金边兰、银边兰等珍稀“四君子”之一的各种兰花,听村里的老人们讲,我们“茅香山”以前有一座两米多高的大石碑刻有“茅香山”地名三个字的,在大石碑的背后,除了有茅香山地名的来历,还刻有当年捐款辛苦凿修西北方向“飞水溪”半崖上“天成渠”人员的名单。只可惜,大石碑被拆毁做了集体沼气池的盖板,七八百斤的石碑底座,也被村里一高姓人家抬回去打凿成了盛水的水缸。而今至于石碑上具体所刻的字体和内容,更是无人知晓了。

  “茅香山”虽然不是很大,从地理位置上,村里的老人们不知何故还习惯分为“高那边”和“杨那边”。我家雕梁画栋、飞檐翘角的四合院老屋就在茅香山的“杨那边”。整座老屋坐北向南,正对着高高巍峨绵绵不断的邛崃山脉。以前听父亲和村里上年纪的老辈子们说,以前我家四合院老屋的“楼门子”前有两株三四个人才能合抱完的金丝楠木树,“楼门子”分两道进门,修建雕花精美的“楼门子”除了有七八十公分高包有铁皮的大门槛外,两边还各有一个一人多高的繁体草书的“飞”字。里面四合院老屋的地面全是长宽各六十厘米的青石板铺就,除了正厅堂屋可以映出人影的水磨石灰地面外,其他每个房间全是木地板镶嵌。曾经有几位上年纪又有学问的老先生经过我家的老屋时说,我家老祖宗以前是做官人家,非一般的有钱人户……只是我们这些晚生后辈们实在太愧对老祖宗些了,现在大家还享受祖宗们英灵的护佑,居住着老祖宗们当年辛苦修建的房屋,却因在世事无常的风雨岁月中,家谱遗失,竟连老祖宗们的情况一点也不了解,更不要说其他了。

  每年春节除夕之时,一大家人,除了带着后辈孩子们去保留还算完整的精美石雕石刻祖坟给先祖们烧些香蜡纸钱,把祖坟的荒草打理一下外,我们能做的,除了哀思感叹,就是对先祖们有一种更深的敬畏和感恩。“崇封远荫”,先人祖宗们石雕石刻祖坟上方那四个大大刚劲有力的楷书阴体字,在历经百年风雨后,在阳光下依然毫不褪色,醒目可见,仿佛也在昭示勉励着我们这些杨氏后辈们要堂堂正正生活做人,与人为善,永远自强不息……

  老屋一次次见证了长辈们和我们这些后辈的出生、成长和或将来离去,留给了我们太多的温暖和记忆。在一个个为了生活忙碌后的异乡静谧夜晚,我的心总会情不自禁地想着家乡的四合院老屋的亲人们,和那些或远或近点滴往事,让自己的心一路穿越时光的隧道,回到家乡,回到那座像一位饱经风霜依旧慈祥老人一样的老屋怀抱,让心在家的温暖中不再流离孤独,不再彷徨迷茫……

http://news.beiww.com/yayw1763/201911/t20191110_858036.html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雅安同城 » 香山老屋

赞 (0)

评论 0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