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有所依 老有所乐

  起床、洗漱、整理床铺……每天早上7时,64岁的骆其强总会在这个点醒来。10月12日,收拾完自己的个人卫生,骆其强便匆匆向食堂走去,这天他要义务为几个腿脚不便的老人送餐。

  骆其强迎来他在天全县农村敬老院的第三个重阳节,他已经完全适应了敬老院的生活。“住宿条件、生活条件都非常好,一个人寂寞时约上几个老人一起打打扑克牌。”在天全县农村敬老院3年,骆其强结识了几个朋友,他从没有想过这是他的晚年生活。

  曾经的担忧

  “这里环境很好,睡在单人床上非常舒适,总能一觉睡到天亮。”骆其强的老家在天全新沟的大山上,家里5兄妹中他最小,一直没有成家。他老家的房子因多年没有修缮已经破败不堪。

  随着年龄的不断增大,骆其强内心也为自己的将来有所担忧。

  “还是党和政府的政策好,让我们有了安身之所、老有所养,还过上了好日子。”骆其强说,到敬老院之前他没想过会有像宾馆一样的家,还有专人照顾大家的生活。

  天全县农村敬老院院长何俊介绍,敬老院分为6个区域,为了方便老人们居住,整个区域为无障碍设计,每个区都有连通的平台,上下楼的地方均配有电梯,敬老院内还配备有多个摄像头。

  “为减少车辆通行时的噪音,沥青路面到房间都采取了消噪音技术。”何俊说。

  结识好室友

  衣柜、鞋柜、电视机……走进骆其强和李功攀的房间,让人有一种回家的感觉,床铺非常整洁,地面也是干干净净。

  骆其强和李功攀同居一室已经2年多,李功攀虽然腿上有残疾,但是他一直不愿意麻烦他人。“他非常爱干净,别看他腿脚不便,收拾起卫生来却很麻利。”在骆其强的眼中,李功攀是一个非常能干的人,和李功攀相处一室刚好实现了互补。

  多年前,李功攀因摔倒造成髋骨骨折,由于当时家庭条件不好,落下了身体残疾。“我当时只有五六岁,转眼60年过去,之前还能靠拐杖行走,现在走不动了。”李功攀介绍,他年轻时学会了缝纫技术,跟着姐姐打衣服,生活也算无忧无虑,但是随着年龄越大,身体一天不如一天,也为生活有些担忧。

  没事时,腿脚好的老人都出去散步,李功攀和廖泽兵老人只能待在院子里。62岁的廖泽兵是天全多功人,因为患小儿麻痹症行走不便。也许是因为“同病相连”,李功攀和廖泽兵慢慢成了好朋友。    

  两年多同室,骆其强和李功攀已经成为了无话不谈的好友。走廊上、花园里……老人们三三两两扎堆摆起了龙门阵。

  共同的家园

  敬老院后面有一片菜地,老人们总会自己去认领一块菜地种菜。骆其强相对年轻,也喜欢劳动,就认领了一亩多地种时令的蔬菜。

  “这是我刚栽的莴笋,之前还种过黄豆、黄瓜、白菜等,生活很充实。”骆其强说,劳动不仅可以锻炼身体,还能够让自己在敬老院的生活变得更加充实,也可以让大家吃到自己种的蔬菜。

  食堂、公共浴室、娱乐室、阅览室、棋牌室……敬老院内各种设施让老人们能够愉快地生活。

  11时30分,骆其强准备到食堂为腿脚不方便的老人打饭送餐,楼梯口遇到刚打完扑克牌的田世友老人。

  93岁的田世友是资阳人,入住敬老院已经10多年,虽然年龄比较大,但是老人却非常勤快。“大家都喜欢我。”田世友笑呵呵说。

  “我们主要负责院区内管理、服务、护理、安保、炊事等工作,工作人员是经过专业培训后上岗的,确保为老人们做好服务。”何俊说。

  “卫生间里装上了扶手,上厕所更加方便了。”天全县农村敬老院无论从设施还是管理上都非常人性化,让每一个老人都能够生活得比较舒适。

  之前有两对老人在这里获得了爱情;敬老院最年长的活到了99岁……在何俊的眼里,他和管理人员把每一个老人都当成自己的亲人对待。

  眼看重阳将至,70岁的杨本国老人带头开始修剪院里的绿化植物。“院里的卫生、绿化管理根本不用愁,老人们会主动去打扫和修剪。”何俊说,老人们都把敬老院当成了自己的家。   

  本报记者  周代庆

https://news.beiww.com/yayw1763/202110/t20211014_1029458.html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雅安同城 » 老有所依 老有所乐

赞 (0)

评论 0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