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向筑路 大道“通天”

  2021年7月22日上午,中共中央总书记、国家主席、中央军委主席习近平来到川藏铁路的重要枢纽站林芝火车站,了解川藏铁路总体规划及拉萨至林芝段建设运营情况,听取推进雅安至林芝段建设情况汇报。

  眼下,川藏铁路雅安境内全线铺开,激战正酣,雅安剑指“川藏铁路第一城”——

  1930年9月,民国女特使刘曼卿万里赴藏,途经四川雅安,她站在金鸡关俯瞰:“四面环山,城垣如在釜底。”

  清乾隆年间,雅州知府曹抡彬也曾留下“百雉临流是雅安,羌水濆江锁城丸”的诗句。

雅州府图  清乾隆十二年(1747 年)绘

  “雄边”千年:羌水濆江锁城丸  

  雅安建置2000多年,几经迁徙,今天的雅安城,是北宋真宗大中祥符年间(公元1008-1016年)所建,“城垣如在釜底”的雅安,至今已逾千年。眉山人吕陶(1028—1104年)著有《吕陶集》,书中有这样一段文字:

  雅州自建置以来,只以木为寨栅,盖雅州城北,据大江之岸,秋夏水溢,冲浸木栅,或修城墙,即遭水患,尤易摧塌,其南据山,山石险阻,难为板筑,东西两边,地势稍平,可以兴工。又縁土疎沙润,经雨即壊。

  修雅州城,预计需要兵夫凡六十余万,竹木砖石之类凡二百三十余万。臣伏见熙宁中,朝防下俞充按视成都路,接近蛮夷州军寨。俞充乞修筑雅州城。所计工料万数浩瀚。续准宻院批状,汉眉州永康军修筑雅州城。

  看来当初的雅安城,仅仅是青衣江畔上的一个小木寨,而且经常遭水灾。一个名叫俞充的人“乞修筑雅州城”,雅安城是什么模样?文中没有答案。在民国版的《雅安历史》一书中,我们找到了明洪武年间雅安城的描述:

  城高二丈五尺,周围五里,计九百丈。明洪武中千户余予正修。砌以石,池深一丈,宽八尺随城曲折。城门四,东为明德门,西为镇戍门,南为威恩门,北为迎恩门。各门皆有楼。

  有文字还得有图。图在哪里?图在四川大学图书馆中。

  四川大学图书馆的镇馆之宝《清初四川通省山川形胜全图》,《雅州府图》就静悄悄地躺在里面。《清初四川通省山川形胜全图》是由著名宫廷画家董邦达领衔绘制的,史料价值极高,堪称我国古代舆图之瑰宝。

  这150幅地图绘制好之后,则作为军用绝密文件一直保存在宫中。八国联军入侵北京之后,该图从宫中流落民间,几经流转,为四川大学图书馆珍藏。

  类似这样的全省图,全国仅有浙江、四川两套。

  《清初四川通省山川形胜全图》绘制于乾隆十二年(1747年),距今270多年,“两百多年前的雅安是什么样子?”很多人心存疑问。在浩如烟海的地图史料中,一幅清代雅安地图“浮出水面”。在这幅地图中,山川、树木、河流、城市等形象栩栩如生,它不仅具有很高的文物价值、史料价值,还有很高的艺术价值。

  《雅州府图》以府城为中心,所绘内容十分丰富。从画面内容来看,主要包括城墙、建筑、山川、道路、关隘、堰塘等。由于特殊的地理形势及军事战略需要,陆路、水路对于雅州府来说都十分重要,因此,道路、关隘和渡口津梁等名称在地图上也标注较多,如飞仙关塘、官渡口塘等。与现代绘图上北下南左东右西的习惯不同,《雅州府图》的方位坐标并不统一,随地形标注。

  《清初四川通省山川形胜全图》是以府、县为单位绘制的,想不到的是,还专门绘制了一幅泸定至打箭炉的路线图(川藏茶马古道的重要路段),凸现了作为“康藏门户”,雅安在西向康藏的重要性。

  《雅州府图》对研究雅州府在平定大小金川叛乱战役上的战略地位有着十分重要的作用,是一幅军事地理价值极高的地图。

  《雅州府图》是为军事目的而作,对雅州的交通要道、关隘津渡绘制得尤为详细,这有利于清军从宏观上编制作战方案,制定作战路线。

  雄边千年,1930年9月,民国女特使刘曼卿万里赴藏,途经四川雅安,她站在金鸡关俯瞰市区,感慨地说:“四面环山,城垣如在釜底。”

  如今,雅安以光华山一线为“芯”,“釜底”成“高地”,变“三山夹一城”为“一芯连三区”。

  解放思想永远在路上,思路一变天地宽。城市向东,筑路向西,给了雅安无限的发展空间,从而形成了“东融成渝、西向拓展”的开放发展格局。

拉林来了,雅林还会远吗?图为一辆“复兴号”列车行驶在拉林铁路上。

  “文脉”千秋:一城烟雨上楼台

  一方水土养育一方人,一方人造就一方文化。雅安远离中原,古代文人墨客留在这里的诗文并不多,只有一些简短的诗文流传下来。

  雅安城是眉山人修的,雅安又紧邻眉山,相传苏东坡早年曾到雅安来求学,富庶的雅安让他念念不忘。后来,他曾写下这样的诗句:

  想见青衣江畔路,白鱼紫笋不论钱。 

  明嘉靖十七年(1538年),贬谪云南的杨慎“奉戎檄归蜀”,回家时途经雅安,一见雅安美景,一扫被贬流放的凄凉之情。他一头扎进雅安怀抱,盘桓了好几天,不舍离去,自然留下了赞美诗句:

  四壁江山推水墨,一城烟雨上楼台;

  此地天生地设,胜似蓬壶仙境……

  清乾隆年间,雅州知府曹抡彬做官写诗两不误,他曾写下《二水绕城》一诗:

  百雉临流是雅安,羌水濆江锁城丸。

  凌空铁索跨云路,剪浪松杈织锦澜。

  寥寥数语,雅安百鸟临江、二水绕城、凌空飞渡的盛景出现在我们面前。

  为雅安扬名的何止苏东坡、杨慎、曹抡彬……

  1872年阳春三月,德国著名地理学家、中国丝绸之路命名者李希霍芬考察南方丝绸之路。他从成都一路走来,站在了金鸡关上“观景”,展现在他眼前的是一幅美丽的水墨画卷:

  雅州河呈半圆围绕在周公山北麓。今天的风景美得令人陶醉,谷底和山坡上,凡种植所及之处,皆秧苗的青绿混合着盛开的油菜田里的金黄;深谷里和远处的山坡上都弥漫着一层薄雾,使得群山显得比实际要高得多——这全景中的每一个部分都是水彩画的绝佳素材。另外还有丰腴的谷地上的生命,分散着小村落和许多单独的房屋,山坡上的农田一直延伸到高得难以想象的地方——大多不过是山坡黝黑的色调里一条黄绿交织的色带。

  李希霍芬走进雅安城,更是感叹不已:

  雅州府是座大城,因为经水路可达,所以它便成了一个尤为广大、尽管并非人口众多的贸易枢纽,西藏和建昌(今西昌)是经过这里供给物资的主要地区。

  在雅安,李希霍芬结束了他在中国境内的七次考察。回到德国后,他写下了《中国旅行日记》一书,在书中提出了一个影响深远的“丝绸之路”概念。

  百年“破关”:而今迈步从头越

  随着社会的发展,“雄关”已经落伍,城丸自然不能再“锁”。于是,一场持续百年的“破关”“解锁”在这里展开。

  清光绪三十三年(1907年)四川总督赵尔丰以“治边”为由,修建成都至康定的“军路”“马路”,时修时停,直至1932年,一条长约150公里的成雅路初通。

  1950年4月13日,“一边进军,一边修路”,有着“新中国一号工程”之称的康藏公路开工仪式在雅安举行。

  康藏公路从自东向西翻过二郎山、折多山、雀儿山等14座海拔3200米至5000米的大山,横跨大渡河、金沙江、澜沧江、怒江等激流。在雅安留下了康藏公路第一桥“飞仙关桥”和第一山“二郎山”的历史性工程,也留下了一首脍炙人口的《歌唱二郎山》歌曲。

  1951年,为修建康藏公路、建设大西南,西南交通专科学校在重庆诞生。后西南交通学校更名为重庆交通大学,校歌的第一句“巴山麓,渝水旁,启程川藏路”说明了学校的办学渊源,从此重庆交通大学与康藏公路结下了不解之缘。

  1954年12月25日,东起当时的西康省会雅安,西至西藏首府拉萨,全长2255公里的康藏公路正式全线通车,从此,一条长长的“哈达”将内地和西藏紧紧了联系在了一起。青藏公路相继建成通车,毛泽东主席欣然为康藏、青藏公路通车题词:

  “庆祝康藏、青藏两公路的通车,巩固各族人民的团结,建设祖国!” 

  1956年3月30日,中国人民邮政发行《康藏、青藏公路》特种邮票一套三枚。其中特14.3—1邮票图案为:汽车行进在雪域高原上,图标上是“康藏公路”“青藏公路”公路名和“雅安”“拉萨”“西宁”三个地名。康藏公路雅安“零公里”的形象,永远定格在了“国家名片”上。

  1955年西康省撤销后,康藏公路改称川藏公路,后来这条国道重新命名为国道318公路,起点为上海,终点为中印边境的樟木友谊桥。从北京起点至昆明的国道108公路,在雅安与国道318公路交汇,构成了雅安东西南北的交通十字路口。雅安成了进藏物资的集散地,四川省运输公司、甘孜州运输公司、西藏运输公司等大型运输公司云集雅安,肩负雅安、甘孜、凉山三地汽车大修重任的四川省交通厅雅安交通机械厂也在雅安安营扎寨。一时间,雅安万车齐发,高原车轮滚滚。

  然而翻开四川交通图,与中国东部纵横交错、陆空联运的发达交通网相比,从雅安西向进入四川甘孜和青藏高原的,只有一条不堪重负、“望国道318而心惊”的公路。

  筑路向西,众望所归。

  1999年12月18日,成雅高速公路建成通车;

  2012年4月30日,雅西高速公路建成通车(成雅、雅西并入G5京昆高速公路);

  2018年12月31日,G4218雅叶高速公路雅安至康定段建成通车;

  2018年12月30日,一声长笛,“和谐号”动车出现在了金鸡关,川藏铁路成都至雅安段建成通车;

  2020年11月8日,川藏铁路(雅安至林芝段)开工动员大会分别在北京和川藏铁路控制性工程色季拉山隧道、大渡河特大桥三地,以视频连线的方式同时进行,2021年4月,雅安至林芝段全线开工。

  而今迈步从头越。在削平的金鸡关,一座互通立交在这里出现,G5京昆高速公路、G4218雅叶高速公路、G93成渝环线高速公路、G318和G108国道、雨名快速通道在这里自由转换,东进成渝,南下滇缅,西上康藏,四通八达,昔日“雄关”,如今已是一马平川。

  2021年6月25日10时30分,一辆“复兴号”列车缓缓驶出拉萨站,向林芝市进发。经过6年多的建设,西藏首条电气化铁路拉林铁路建成通车。

  2021年7月13日,雅安市委召开四届十次全会,明确雅安总体发展定位:“加快建设川藏铁路第一城,绿色发展示范市。”此时,在芦山县飞仙湖,川藏铁路飞仙大桥的钢梁施工栈桥浮出水面。

  西向筑路,大道通天。自西向东的拉林来了,自东向西的雅林还会远吗?

  随着川藏铁路向前延伸,一幅从雅安到西藏的美丽“工笔画”正徐徐展开。从“羌水锁城”到康藏枢纽,雅安——“川藏铁路第一城”已呼之欲出。                     

  本报记者  高富华

https://news.beiww.com/yayw1763/202107/t20210731_1012140.html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雅安同城 » 西向筑路 大道“通天”

赞 (0)

评论 0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