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卧龙到栗子坪 看大熊猫如何“回家”(下)

  为了不让雨水打到“淘淘”的身上,“草草”蜷卧在草地上,将它紧紧地护在怀里。雨水顺着“草草”的毛发滴流到了草地上,却丝毫没有沾染到“淘淘”。此情此景,让在场的人无不感慨母爱的坚强和伟大。

  在大家的努力下,一个简易的“帐篷”将雨水和“草草”母子隔离开来,雨滴落在塑料布上发出沉闷的“嗒嗒”声,“草草”竖起耳朵听了一会儿,发现并无威胁,雨滴也不再落到身上,便换了个相对舒服的姿势侧卧着将“淘淘”拥在胸前,用前肢遮挡住寒风,为“淘淘”提供了这世上最温暖的怀抱。

  陈安发听牟仕杰讲到这里,也是紧张到不行。他说:“你们胆子真大,要知道大熊猫妈妈攻击性是很强的。你看,去年,韦华被‘喜妹’咬得那么惨,差点就没命了。”

   “那个时候,我们更多的还是担心小仔仔的安全。”牟仕杰说,其实,“草草”是最伟大的,它真的是一个优秀的母亲。

   牟仕杰说“草草”是优秀的大熊猫妈妈,是因为“草草”多次成功保护了“淘淘”免遭其他动物的伤害。

   2011年元旦,“淘淘”已经五个多月大了。在这五个多月里,科研人员每个月初都会对“淘淘”进行体检,采集体重、体长等生长发育相关数据,并与同期圈养出生的幼仔进行比较。在整个体检过程中,为尽量减少对它的人为干扰,工作人员会穿上熊猫伪装服进行操作,同时还会将“草草”粪便浸泡过的水喷在伪装服上,掩盖人的气味。“淘淘”的生长发育状况良好,各项生理指标较同期圈养环境下出生的大熊猫幼仔明显偏好。它通常昼伏夜出,白天躲在高高的树上休息,晚上才下树找“草草”吃奶。

   这一年的2月20日,身穿熊猫伪装服的吴代福和牟仕杰用背篼轮流背着表现良好的“淘淘”上山,准备将“草草”和“淘淘”母子转到第二期中型野化培训圈。这个培训圈位于核桃坪后山,也是当年“祥祥”曾经参与野化培训的地方。

   此时的“淘淘”已经超过了十二公斤,平时胖乎乎又慵懒的模样十分招人喜爱。

   三个月过去了,科研人员通过种种监测判断:“淘淘”的攀爬、运动能力明显加强,能主动找到母亲“草草”,具有初步的定向能力;具有敏感的警惕行为,在听到陌生声音和看到人的时候会迅速上树躲避,等到危险消除后才回到地上。与圈养大熊猫相比,“淘淘”能自主大量采食竹枝叶和竹竿,不依赖人工食品;“淘淘”害怕人,躲避人,与同龄的圈养大熊猫差异很大。综合以上种种,放归专家们认为“淘淘”完全可以进入第三阶段的培训了。

   同为核桃坪的后山,同样长满了地衣的大树,同样茂盛的竹子,同样的围栏,偶尔才需要上山观察的谢浩总跟大家提起和“祥祥”在一起的日子。

   只是,物是人非,“祥祥”终究是回不来了。而隐匿在二十四万多平方米森林里的“草草”和“淘淘”却难得一见。

   “淘淘”第一期野化培训的时候,靠人穿着熊猫伪装服手持摄像机在野化培训场外进行跟踪拍摄,“淘淘”基本都在树上,拍摄到的数据有限。

“淘淘”在栗子坪国家级自然保护区放归

   怎样才能在不影响到大熊猫的情况下收集到有效数据?有一天,吴代福在看大熊猫吃竹子的时候,突然灵光一闪,如果采用音频采集数据呢?音频较视频而言,耗电少、内存小,而且不用专人时刻去拍,可以将录音笔绑在大熊猫的GPS项圈上,这样就可以在没有人为干扰的情况下采集到最真实有效的数据了。随后,吴代福专门请假到都江堰去寻找体积小、内存大、待机时间长的录音笔,因为条件有限,只找到一款最长待机时间二十多个小时的录音笔。为了验证录音笔采集数据的可行性,他先选择了一只圈养大熊猫佩戴录音笔,同时用摄像机拍摄它一天中的所有行为,最后截取同一时间段的音频和视频,先听音频,根据声音写出这只大熊猫的行为,再看视频进行对照,发现正确率高达百分之九十多。为了保险起见,他邀请了其余十一名职工进行测验,分别给他们不同时间段的音频,最后对照视频得出的正确率依旧是百分之九十多。这说明通过录音笔采集数据的方法是切实可行的,唯一的遗憾是录音笔的待机时间太短。后来找到一款录音笔,可以不间断录音七十二小时,大大加强了工作效率。

   就这样一路走来,终于到了“淘淘”独立走向大自然的时候。

   2012年10月,两岁零两个月的“淘淘”离开了“草草”,被送往位于小相岭山系石棉栗子坪国家级自然保护区放归。

   目前,栗子坪国家级自然保护区已易地、野化放归“淘淘”“泸欣”“张想”等9只大熊猫,石棉也被誉为“中国大熊猫放归之乡”。

   (摘自《大熊猫的春天》,作者张志忠、张和民、王永跃)

https://news.beiww.com/yayw1763/202011/t20201121_952006.html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雅安同城 » 从卧龙到栗子坪 看大熊猫如何“回家”(下)

赞 (0)

评论 0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